Posts Tagged ‘Daisy’

老板,来一打爱,我抑郁了

February 13, 2017

生意投资失败、考试挂科、较差的工作环境等都会使人变得情绪低落、焦虑或抑郁,而支持和关爱,能大大缓解这种心情不适。对于抑郁症患者,目前抗抑郁药的治疗效果不佳,多数抑郁症患者病情暂时好转后又会复发。此外,抗抑郁药还带来一堆副作用,比如引发性功能障碍、发胖、自杀风险提升(没错!服药后的一段时间内自杀率上升)等等。其实,我们身边就有一款免费的抗抑郁良药,不需要高额的医药费,不需要承担药物带来的副作用,它就是爱,来自亲人朋友的爱,来自伴侣的爱,来自老板同事的爱,人人都拥有产生这款抗抑郁良药的能力,都可以从社会中获取和给予。

情绪调节

关爱和支持为什么能帮助缓解抑郁症呢,这要从情绪调节机制说起。

情绪调节指人们通过各种方式,包括否定、强调、减弱、抑制、遮掩、隐藏等调节情绪的过程。比如在工作中,平时处得不错的同事,忽然态度大变,甚至对你爆粗口,在这种情况下,情绪调节能力会立刻被调动起来,有的人会评估生气或吵架带来的后果,压制内心的气愤或不满;而有的人会将内心的不满升级,进一步导致争论或大打出手。成功的情绪调节,是能通过以上方式,管理情绪体验和行为,使之处在适度的水平。

情绪调节能力与成长和生活环境密切相关,情绪调节能力反映了个人的心理健康水平。抑郁症患者的情绪调节能力较差,不善于表达情感,产生负面情绪时,更倾向于埋藏于心底,不愿意向周围人倾诉或寻求帮助。即使抑郁症患者的症状经过治疗并得到改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患者的情绪调节能力还不能较好的恢复。这种抑制性的情绪表达(suppressing emotion),往往使患者获得较少的社会支持和帮助,与周围人的关系疏远,对社会满意度不高。

与情绪调节相关的脑区

抑郁症患者情绪调节能力下降,与之相关的是对负性情绪的评估能力或注意力控制能力下降。情绪调节中,包括再评估(reappraisal strategy)和转移注意力(distraction strategy)等调节方式。再评估是指面对情绪上的刺激,对此重新评估和定义,以减少负面情绪的产生或较大的情绪波动。比如上一个例子中,被同事惹怒后,对该事件再次评估,想到同事可能因为家庭矛盾而烦心,因此逐渐平息自己心中的怒火并增强同理心。转移注意力或称注意力控制,是指将注意力从情感刺激转向其他事物,当极度的负性情绪产生时,再评估往往较难应对,人们更偏向于转移注意力。

图一 参与情绪调节的脑区包括:背侧前扣带回(dorsal anterior cingulate),脑岛(insula),杏仁核(amygdala)以及导水管周围灰质(periaqueductal grey)。根据Etkin A, Büchel C,

Gross J J.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2015.文中图片修改。

与再评估调节方式有关的脑区包括背侧前额叶皮质(dors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腹外侧前额叶皮质(ventr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辅助运动区(supplementary motor area)、运动前区以及顶叶皮质(parietal cortex);转移注意力调节方式涉及到腹侧前扣带回(ventral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和正中前额叶皮质(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区域的激活。

图二 杏仁核是指两片杏仁状的核团群,位于大脑的深部,与恐惧和惊慌情绪有关,在记忆、决策、情绪反应的产生中扮演重要角色。

情绪刺激会增强杏仁核的激活(图二),当人们通过再评估或注意力转移等方式进行情绪调节后,杏仁核的活性降低。但抑郁症患者面对负性情绪的刺激时,并不能较好的进行情绪调节,即使是那些曾经患有抑郁症、目前基本痊愈的人,情绪调节也不能显著降低杏仁核的激活。研究者给予已经处于好转期的抑郁症患者和对照相同的负性刺激,经过再评估调节后,抑郁症患者大脑左侧的杏仁核活性仍显著增强(图三)。这表明抑郁症患者并不能较好的通过再评估调节,下调杏仁核的活性。

图三 已经处于好转的抑郁症患者,面对情绪刺激,大脑内左侧杏仁核活性显著增强,即使通过情绪调节,也不能显著抑制杏仁核的激活。根据Kanske P, Heissler J,

Schönfelder S, et al. Neuroimage, 2012.文中图片修改。

然而,面对负性情绪刺激,处于好转期的抑郁症患者大脑的情绪调节网络发生了其他改变,为了抑制杏仁核的激活,这些患者大脑的其他脑区产生了代偿性的激活,例如当使用再评估调节时,抑郁症患者右侧的眼窝前额皮质显著激活;使用注意力转移调节时,抑郁症患者上内侧皮质和前扣带回皮质区显著激活。

爱与抑郁症的较量

抑郁症群体需要社会的关爱和支持,特别是周围的亲人朋友的关心和理解,这些支持能弥补抑郁症情绪调节的缺陷,缓解创伤刺激带来的负面影响。最近,有研究者提出一项假说,认为人们与社会隔离太久,会给身体健康带来不良的影响,一方面影响身体的免疫系统,使得身体机能下降,更容易生病;另一方面影响情绪调节能力,那些经常融入社会群体的、获得大量社会关爱和支持的人群,身体自我修复能力更强,情绪调节就如同身体的免疫机制,应对身体的伤口做出反应,进一步促使伤口愈合,获得足够社会支持和理解的人群,面对日常生活挑战时,情绪反应、生理反应和认知调节更灵活多变。

早期创伤经历(童年创伤经历如何改变大脑,见 知乎专栏 )以及遗传因素都极大的增加了患抑郁症几率,但社会支持和帮助能显著降低患抑郁症的可能性。血清素转运蛋白基因启动子区存在多态性,这种基因的多态性与创伤后引发抑郁症有一定联系,早期创伤经历也许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该基因为S/S基因型,患抑郁症的几率显著上升,但获得社会或家庭关爱后,相比其他具有同样创伤经历和遗传因素的个体,患抑郁症的可能性又显著降低。

不仅抑郁症患者需要爱和理解,每个人都离不开社会的关爱和支持,希望大家都能收获爱,也毫不吝惜给予你的爱。了解更多抑郁症的神经科学知识,我的专栏:https:// zhuanlan.zhihu.com/depr ession-lab

主要参考文献

Etkin A, Büchel C, Gross JJ (2015). The neural bases

of emotion regulation.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16 (11): 693.

Kanske P, Heissler J, Schönfelder S, Wessa M (2012).

Neural correlates of emotion regulation deficits in remitted depression: the

influence of regulation strategy, habitual regulation use, and emotional

valence. Neuroimage 61 (3): 686-693.

Kaufman J, Yang BZ, Douglas-Palumberi H, Houshyar S,

Lipschitz D, Krystal JH, et al

(2004). Social Supports and Serotonin Transporter Gene Moderate Depression in

Maltreated Childre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01 (49): 17316.

Marroquín B (2011). Interpersonal emotion regulation

as a mechanism of social support in depression.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 31 (8):

1276-1290.

来源:知乎 http://www.zhihu.com

作者:Daisy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