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上了瘾

*******************************

2017年的情人节前夕

我们来聊聊「爱的脑科学」

*******************************

今夜,北美暴雪,看着雪花一片片飘落在窗外的枝头上,我的脑海中时不时闪现过木心老师的这首《我纷纷的情欲》。

《我纷纷的情欲》 —— 木心

尤其静夜

我的情欲大

纷纷飘下

缀满树枝窗棂

唇涡,胸埠,股壑

平原远山,路和路

都覆盖着我的情欲

因为第二天

又纷纷飘下

更静,更大

我的情欲

即使被赋予了如此浪漫的想象,你我也知,雪的本质不过是另一种形态的水,究其根本也只是氢、氧两种元素的无机结合。

情人节将至,为情所困的众生,有没有想过,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中的刻骨铭心之爱,究竟为何物呢?

如果爱,上了瘾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 说的是暗恋中的你,辗转反侧,求而不得。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 动了情,才会觉得委屈和遗憾。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 热恋中的你,眼中她的模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 失恋的你,因弃起怨。

细思恐极的是,无论是在暗恋、热恋、失恋中的任一阶段,爱情始终萦绕于心,让你不由自主地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这几乎和成瘾的特征一致 ——

成瘾 = 一种重复性的强迫行为 = 生理上的依赖症 或 心理上的依赖症

是的,脑科学史上第一次对罗曼蒂克式爱情的科学探究,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

拥有人类学背景的海伦·费雪(Helen Fisher)教授,坚信爱情作为世上最有力的感情,一定在大脑中有所表征。在2008年的TED演讲中,她说起了当年决定从事大脑和爱情关系的研究的心路历程。(此处有传送门:Helen Fisher studies the brain in love ))

在她团队发表的磁共振脑成像研究中,第一次定位了大脑的“爱情区” —— 腹侧背盖区 (Ventral Tegmental Area)。腹侧背盖区中活跃的ApEn细胞制造了多巴胺—— 脑中的神经递质,使人快乐 —— 并将它散发到大脑的众多区域。

图片来源: Fisher et al. (2005)

文章地址: http://www. helenfisher.com/downloa ds/articles/13JourCompNeur.pdf

其后,在皮层下的伏隔核 (nucleus accumben),她们也发现看到昔日爱人的照片能够让这小块区域活跃起来。以十多年后的今天的标准来看,这两个区域,准确地说来,都是「大脑奖励系统 」的一部分。事实上,各种令人快乐的事物都能让腹侧背盖区与伏隔核释放多巴胺,比如你心爱的足球比赛、一桌好吃的饭菜、一次美好的性爱。所以,严格意义说这两个区域并不能算是”爱情专属区域”。

大概也只有沉迷于脑科学如我,才会对大脑的功能与分区是否「一一对应」这么较真。其实,就算这里不是「爱情专属区域」,又怎样?生命中能有什么比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与合适的人相爱更好的奖赏呢?

在爱情的作用下,「大脑奖励系统 」相关的脑区的激活,将使高浓度的多巴胺被释放、传输、和接收。这飘飘欲仙的愉悦感,最令人成瘾!聪明如大脑,越爱越上瘾。这也许是包含进化意义的吧。

如果爱,可以测量 当年心理学研究方法的课上,教授曾经脑洞大开,让我们讨论过这样一个问题 —— 如何测量爱?

我们想过很多量化爱情的行为方法和生理指标,包括使用磁共振脑成像。巧的是,其中一个想法,竟与斯坦福大学举办的「爱的竞赛 」(The Love Competition)不谋而合。

你可能会好奇,我听说过数学竞赛、物理竞赛、化学竞赛、生物竞赛等等,不过爱的竞赛是什么鬼?是的,这就是世界上第一届「爱的竞赛」,由斯坦福大学认知与神经生物影像中心主主办,比赛在脑成像仪中进行,并拍成纪录片。

虽然比赛只有短短5分钟,但是,对有一些参与者们来说,这竟是一次非常特别、非常珍贵的回忆经历。比如下面这位老奶奶的赛后感言竟让我潸然泪下。想知道吗?(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视频来源: https:// vimeo.com/130648160

这项比赛,看起来很钒希(fancy),其实原理一点也不难。上一部分已经给大家划过重点的伏隔核 ,作为各大「爱情通路」的起始点,在这项比赛中定位为靶子区域。谁能在五分钟的扫描时间内,尽可能通过在脑中想象自己拥有的爱的经历让脑中 伏隔核的激活程度达到最高 ,谁就是冠军。(注:各大「爱情通路」指的是多巴胺(Dopamine),血清素(Serotonin),催产素(Oxycontin)在大脑中联接的各个脑区。)

也就是说,在不嗑药的情况下,让自己「爱上瘾 」。

五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换做是你,会想象些什么呢?

开个脑洞吧。你会回忆亲情、爱情或是幻想小黄片?过往经历一幕幕的情景再现或是只专注思考某段感情的始末?

还有,你们猜,冠亚军是谁?

我猜中了冠军,没次猜到亚军,居然这样想像爱也可以。。。

视频来源: https:// vimeo.com/130648160

一点点小小的感想: 自古至今,一个”情”字好似自带致命般魔力,引无数儿女竞折腰。

然而,爱情的生物本质是可以解释和量化的。

既然我们已知其生物化学反应,离完全解开其生理机制的面纱已经不远了,那么未来出现爱情的优化算法也不是天方夜谭吧!

愿世间有情人终成眷属~

爱你们的,

This Is Not Tina

参考资料:

– 海伦·费舍尔 TED TALK: Helen Fisher studies the brain in love

– 斯坦福大学纪录片 The love competition https:// vimeo.com/130648160

– Fisher, H., Aron, A., & Brown, L. L. (2005). Romantic love: an fMRI study of a neural mechanism for mate choice. Journal of Comparative Neurology , 493 (1), 58-62.

– 封面图: 电影《两小无猜》

来源:知乎 http://www.zhihu.com

作者:This Is Not Tina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Advertisement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