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香烟赋税重吗?如果重的话有哪些原因?

谢邀,首先纠正部分答主的两个误区:

1、中国的香烟赋税确实挺高,但题主强调“国内”有点奇怪——相比于其他国家,中国的香烟赋税就不算重了,还因为税负过低,多次被WHO(世界卫生组织)敦促提高烟草税 :

本段数据引用自@肾宝 的答案:

《2015年全球烟草流行报告》,香烟的加权平均税率(大概就是买一包烟,里面多少钱实际上是税),低收入国家为45.8%,中等收入国家为55.1%,高收入国家为64.8%。这一点先明确。我们中国在这个报告里的数字是多少呢?只有44.43%。 以下为WHO敦促中国提税的资料:

世界卫生组织向中国政府提出建议,中国应将烟草税提高至卷烟零售价格的70%,以减少吸烟人数。

“通过征税来提高烟草价格的做法已被证明是阻止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吸烟的最有效办法之一”,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博士表示。

烟草使用是世界上可预防的主要死因之一。中国每年有超过100万人死于与烟草有关的癌症、心脏病、脑卒中、慢性肺病(如肺气肿);这些疾病加上糖尿病,已成为中国的首要死因。平均每周十人中有七人报告暴露于二手烟;十人中有六人会看到工作场所有人吸烟。

能轻易得到卷烟是中国年轻男性吸烟者占很高比例的主要原因之一。中国卫生部的数据表明,在中国约3.5亿吸烟者中,有5000万是年轻人。全球成人烟草调查结果显示,中国15岁及以上的男性中吸烟率为52.9%,人们对烟草使用相关健康风险的了解极其有限。

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的烟草产品价格偏低。中国50%的吸烟者买一包20只装的卷烟花费约0.7美元,甚至更少。在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卷烟价格是中国的两倍;马来西亚和韩国的平均花费约为2.5美元。其他发达国家的平均花费更高;日本为5美元;(中国)香港为6美元;新加坡为9美元;澳大利亚最近通过立法,将每包30只的卷烟价格增至19美元。世卫组织主张烟草消费税至少要占零售价格的70%,而在中国销量最大的烟草品牌的价格中,消费税占26%,低于中国常被归入的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中的印度(27%)、南非(40%),更大大低于大多数发达国家。 2、由于税负相对不高,加上政策限制,中国香烟的价格相比国际上其他国家低得多。楼上也有答主提到,同样一包万宝路,在国外的价格是国内的近3倍。在法国,烟草税负超过70%,导致法国人想抽烟不得不去欧盟其他国家买,或者直接抽走私烟/电子烟。2009年知名的《关于调整烟产品消费税政策的通知》里面甚至规定“消费税政策调整后卷烟批发价格不提高,增加税收部分由烟草行业自身消化 ”。也就是说,2009年那次改革,只提高了烟草企业的税负,却没有提高烟草的价格,国家纯粹是从烟草企业那里挖了一块税,消费者却没有承担负担。直到2015年,国家才再一次调整了一些烟草税的税率,但幅度也不大。

下面回答题主的问题,为什么国家要征收这么高的烟草税:

目标一、组织财政收入的需要

这块其实大家没必要藏着掖着,国家收税目的必然包括组织收入,这个无可厚非。2016年数据还没出来, 2015年中国烟草行业实现税利11436亿元,而当年的全国财政总收入才15万亿元,2015年中国国防支出8868.98亿 。

中国有个流行的说法,“军费是烟民供出来的”,意思就是烟草税比军费还高。实际上2015年烟草行业利税哪怕全供给到军费后,也还能结余2500多亿,这数字是非常可观的。烟草行业的利税贡献,比大家脑海中的支柱行业银行、钢厂、汽车公司、银行、房地产都要大得多,在许多省份烟草行业才是真正的支柱产业。

目标二、提升国民健康,引导消费转向

这块@麦托什 说得很清楚了,这里补充一些细节。烟草税的提升对于老烟民来说其实是没什么影响力的,哪怕烟价上涨,他们牺牲其他生活品质也会保证抽烟;即便贵的烟抽不起,他们也会改抽便宜的,甚至像法国人那样抽走私烟和电子烟(法国人一年购买一百多亿欧元走私烟)。

但香烟价格的提高,对于学生等年轻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尤其在青春期的时候,如果提高了烟价,那就有可能会让本来想尝试的学生群体无力负担,从而源头上减少成瘾。

WHO在《烟草框架公约》中将烟草价格和税收策略作为控制烟草需求的单独一个方面,而将其他众多控烟手段归为控制烟草需求的另一方面,可见烟税(价)策略在控烟工作中的重要性。

1.1 吸烟行为的外部效应。经济学上的外部效应理论指的是商品在生产或消费过程中对其他人或组织产生附带的成本或效益。吸烟者因为吸烟行为对自身造成的健康危害,很明显应由吸烟者本身来承担;然而吸烟者并不知道他/她在吸烟时,也给他人及整个社会带来附带的成本。因而吸烟行为绝不仅是一个简单的消费行为,它是一种能产生大量外部成本的消费行为。正因为吸烟行为的外部性,从公平的角度而言,吸烟者除了承担其自身吸烟所耗的成本,也需要承担其吸烟所产生的外部成本,承担的方式也通过政府征收重税来获得。

1.2 烟草市场天生的缺陷。烟草市场并不像其他市场那样通过资源配置达到自动调配,烟草市场有几个与生俱来的信息失灵:消费者对于吸烟健康危险性的信息失灵,对于烟草成瘾性的信息失灵。信息不完整和不被理解或充分理解,以及烟草健康结局的滞后和烟草成瘾性容易被低估,这几个原因都是导致烟草市场信息失灵的原因。基于烟草市场的几个信息失灵,政府不能放任烟草市场自身进行资源的调配,他们需要采用一些宏观调控的手段来规范整个烟草行业市场。其中征收烟税便是一个重要手段。 再引用一篇论文,数据有些久了,仅供参考:

结论见文字部分。

当然坦白说,当前上述两个目标之间具有一定的冲突性 :如果想要组织收入稳定,那就不能提升太多烟草税,否则会带来市场萎缩,从而导致税基下降,甚至会带来社会震荡(烟草提供直接就业数百万,间接过千万);但如果想要保障国民健康,对烟草税的提升幅度就不能太小,必须下重手惩治烟民,否则就是小打小闹 。

每个国家烟草税的具体税率,就是找寻这两种因素相互影响后的平衡点。对于中国来说,早期烟草税主要是目标一,现在逐渐转型到了目标二。为了国民健康,也为了减少抽烟引发的社会健康成本问题,国内香烟赋税未来只会更重,而不会变轻。当然,由于烟草专卖局的特殊性质,这种转型估计要很久。

相关答案:怎样评价烟草专卖局副局长说「在烟盒上印烂肺图标不符合中国文化传统」? – 夏惟桐的回答 – 知乎

来源:知乎 http://www.zhihu.com

作者:夏惟桐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58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云南对烟草经济的依赖程度如何?为什么需要申请卷烟生产指标用于地震灾后重建?

如何看待即将在北京执行的 「史上最严」 控烟条例?

Advertisement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