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斯定理有什么意义?

科斯定理重要,但意义可能被高估了。定理所需前提条件不止这么多。国内很多教材用比较大篇幅讲科斯定理。很多法学家也喜欢提科斯定理。但是,即使不追究含义模糊的“交易成本”概念,如果了解定理成立所需前提,运用这一定理也应该谨慎小心。

科斯定理主要有两部分,一是无关性,二是有效性。满足一定条件,前者意味着权利分配结果不随初始分配结果改变,后者意味着双方可以通过谈判(negotiation)达成权利交易的帕累托最优。这也意味着达成效率可能不需要依赖于完全竞争市场。

污染是阐述科斯定理常用例子。不妨用代表货币,代表污染。画出类似上图埃奇沃思盒,直观上可以看到无关性要求无差异曲线相互间可通过平移得到。无差异曲线相互“平行”意味着全体帕累托分配是盒子里一条平行线,无关性自然成立。严格来说,这要求效用函数满足如下形式:,其中处处导数大于,内部是一个拟线性偏好效用函数。Hurwicz证明了满足某些其它数学条件前提下,这对无关性是充要的。

另一假设是双方。如果人数多于等于,谈判可能没有结果,用经济学术语叫空核(the empty core)。Aivazian和Callen给过一个经典例子,其中有两家排污厂和一名受害者。对每一可能合同,都有至少有一方有激励偏离。这可能导致有效配置无法达成。以上两点实际导致科斯定理的“渐进”和“标准”含义一起失效。我们很难想象效用函数“渐进”地满足平行条件,也很难论证为何以这类特殊效用函数结果作其它效用函数的标杆。对人数条件,有类似的问题。

含义同样模糊不清的还有“谈判”。尽管可以用经济学中讨价还价(bargain)讨论这一过程,但并非所有讨价还价都能达到有效。此外,如果事涉政治制度,双方做不出有效承诺,定理也不成立。信息不对称被假设掉,但即使是理论讨论,这一情形也难以忽略。Farrell给过一个信息不对称导致无效率分配的例子。总之,科斯这个例子可以提醒大家注意制度设计和权利分配中事后谈判的可能性,但个人很怀疑其是否对具体讨论有意义。机制设计可能是更好思路。

参考文献:

Acemoglu, Daron. “Why not a political Coase theorem? Social conflict, commitment, and politics.” 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 31.4 (2003): 620-652.

Aivazian, Varouj A., and Jeffrey L. Callen. “The Coase theorem and the empty core.” The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24.1 (1981): 175-181.

Coase, R. H. “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56.4 (2013): 837-877.

Farrell, Joseph. “Information and the Coase theorem.”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1.2 (1987): 113-129.

Hurwicz, Leonid. “What is the Coase theorem?.” Japan and the World Economy 7.1 (1995): 49-74.

来源:知乎 http://www.zhihu.com

作者:Manolo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5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怎么评价罗纳德·科斯的学术地位?他对于中国的「十大忠告」是正确的吗?

目前社会科学经验研究中「因果识别」都有哪些方法和新发展?

Advertisement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