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界有哪些有趣的故事?

说一下聂卫平和依田纪基的恩仇录吧。

老聂,名卫平,北京人,生于1952年。当时正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期,为其取名意为“悍卫和平”,是中国人那时候起名字的一股潮流。老聂在中国围棋界的地位自不待言,从当年万众瞩目的抗日英雄,官封棋圣,到后来翻腾网络的热点人物,直至如今重病痊愈的棋坛老兵,从“聂旋风”,到“聂大嘴”,都具有鲜明的时代标志性。

老聂的棋力特色,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5年—1984年),棋风恢宏奔放,不拘一格,从棋上能看出一个充满激情与想象力的年轻人形象。虽然有时不够成熟,但那是一种聪明人的小马虎,拥有无可否认的过人才华,继续成长指日可待。

第二阶段(1985年—1995年),从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上战胜小林光一开始,老聂的棋力迅速进入飞跃状态,跨越了一流强九段与超一流棋手间的分水岭。在棋上的表现就是大局观出色,成熟老道,灵活多变,巧思泉涌,每每有令人拍案叫绝的着法。在1989年之前,老聂的后半盘漏洞很少,令人颇为放心。89年之后“昏招”开始多了起来,实际上就是一种不够专心,精力和计算力难以持续的状态。但老聂却没有认真对待,反而每每为自己找借口,照样心有旁骛。好在90年代的头5、6年老聂仍有老本可吃,在新一代全盘计算型的棋手没有崛起前,老聂还能凭借身经百战的功力和同时代及年轻一代的棋手对抗一下。

第三阶段(1996年—),当新一代棋手崛起后,全盘战斗与实地上的寸土必争漫延棋界,超大量的计算,到处暗藏的飞刀,呕心沥血的后半盘争夺,围棋变得更加残酷化与精细化,固有的所谓“棋理”已少有人认真对待,大量的新变化和局部手段被不断挖掘出来,计算为王,实战为王。用刘昌赫的话说,“已经不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围棋了”。不用说,老聂看不懂的棋越来越多,仅有的前半盘老到功力已经难以进入一线竞争,只能在每每输棋后吹吹牛聊以自慰了。记得老聂在某次比赛中与韩国新锐宋泰坤相遇,布局闪转构思灵活,下得颇为好看。然而,在一个局部的白刃战中,老聂很快就被小宋击溃,一败涂地。局后,老聂不满地发牢骚:“那个小孩根本就不会下围棋!”呵呵,人家会不会下,反正你也赢不了呀。

成王败寇,这是胜负世界的本质。老聂不会看不透这一点,但嘴上不饶人,这就是北京“爷们”的特点。

依田,名纪基,生于1966年,日本国北海道人,和老聂正好差了一代人。依田下棋时总是横眉瞪眼,一副捋拳挽袖的凶神之状,所以得了个绰号叫“老虎”。1991年,依田与李昌镐进行日韩新锐对抗赛,就是这副德性,硬是吓得少年李昌镐不敢瞅他,结果稀里糊涂便输掉了比赛。1999年的亚洲杯快棋决赛上,依田又碰到李昌镐,其虎目圆睁,拍棋拍得山响,连着拍碎了两颗棋子,生生从巅峰时期的李昌镐手里抢出了亚洲杯。当然,也有人看不惯依田这横行霸道的样子,比如李昌镐的老师曹薰铉。在第五届东洋证券杯决赛上,老曹就毅然脱了鞋蹲上椅子,边哼小曲边向依田猛喷烟雾弹。依田不胜其烦,抗议无效,干脆头戴立体声大耳机闷头作视而不见。真是恶人自有恶人治。不过,两人的这出洋相还是惹起了日韩棋界和广大围棋爱好者的不满,最后只好双双道歉了事。

在90年代中后期日本六大超一流棋手逐渐式微之际,日本棋界青黄不接。老一代里除了赵治勋偶有作为外,其他的都不行了;新一代的张栩、山下敬吾、羽根直树、高尾绅路还没上来;中一代的山城宏、片冈聪也没什么进步,只能靠依田、小林觉、王立诚这三个人撑了几年。而那二位都是50后,比依田大了足有8岁。在60年代这一辈的棋手中,当时能扛大旗的,只有依田。在韩国围棋笑傲天下的时代,依田凭着一副虎劲,硬是从韩国人手里生夺了一届三星杯(战胜刘昌赫)和两届亚洲杯(分别战胜徐奉洙、李昌镐,还有一届是战胜马晓春夺冠)。依田棋风剽悍,不怕战斗,对韩国棋手的胜率很高,是当时普遍逢韩就面的日本棋手中唯一的一个。

老聂与依田,这样的两位人物,碰在一起会是如何的火星撞地球呢?

据统计,从1988年到1997年,二人在正式比赛中总共交手了八局。下面就慢慢道来。

第一局是在1988年的第四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上。

本来在连输三届擂台赛之后,日本棋界已无信心,对这个比赛的热情大减。和前三届日方都拿出“双保险”阵容不同,第四届的出场选手明显较弱,只排出了武宫正树一位超一流棋手压阵。估计这届要是再输,擂台赛可能也就没有下文了。不料依田作为先锋出场,狂扫中方俞斌、陈临新、王群、刘小光、江铸久、马晓春六员大将,直逼主帅聂卫平帐下,实现了“先锋会主帅”的奇观。依田当时虽然被称作日本棋界的“希望之星”,但实力并不一定强于所面对的中国棋手。他赢下来的六局棋中,有四局都是劣势下突然放出胜负手而逆转的。但就是这种胜负手,却令中国棋手极不适应,非常紧张,以致着法变形纷纷败北。而且依田还狂得很,经常起手大高目、超高目、目外,这在当年是极为少见的。对此中国棋手虽然个个咬牙但又无可奈何,从此遇到依田就有了心理障碍。

擂台赛本来是商定一至两个月赛一次,每次两场。在当年7月的厦门之战依田六连胜后,日本棋界称马上就要面临汉城奥运会,日本观众的注意力转移,不利于擂台赛赞助商,所以要求将依田与老聂之战推迟到三个月之后举行。对此中方并不赞同,但比赛是日方出的钱,也不好反对,于是去征求老聂的意见。老聂倒是满不在乎,当时正热播胡亚捷和谭小燕主演的电视剧《便衣警察》,刘欢唱的主题歌红遍大江南北,老聂表示就是要“风霜雪雨搏激流,危难之处显身手”,推迟就推迟,这说明日本人比我们更紧张,不怕,哀兵必胜,该吃吃,该睡睡,照常备战。这就是当年的老聂,一度被称为胜负师气质的老聂。

三个月之后的10月16日,中日围棋擂台赛移师东京再战。这次日方高度重视,破天荒的用转播奥运会的卫星进行了全天的同步直播,依田也在赛前放出了“打到底”的狂言。那时中国国内刚刚进行了物价改革,由于处置不当,引发国内大挤兑、大抢购,通货膨胀,结果物价闯关失败,经济大起大落,只得又开始进行“治理整顿”。加上实行价格双轨制,导致官倒猖獗,腐败流行,人民的愤懑情绪加剧,社会已出现了不稳定的苗头。体育界当年也很倒霉,汉城奥运会只拿到五块金牌,金牌榜排名被挤出前十,曾经的骄傲——女排、李宁、许海峰、朱建华等纷纷折戟,引起国内大哗。这个时候,国民都期待着能有一次振奋人心的胜利成为新的起点。作为体育界另一个万众瞩目的热点,中日围棋擂台赛,不败的“铁门”聂卫平,又一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这次东渡日本攻擂,老聂背负的沉重压力是非当事人难以想象的。所以说,不管如今的老聂是如何廉颇已老,他的价值,只能放在那个特定的时代中去考量,也只有如此,才能体会到,聂卫平这三个字,曾经具有什么样的历史意义。

这盘棋是一波三折。老聂执黑第一手占了一个星位后,依田白棋又来了一个高目,意在压人。老聂毫不犹豫就直接挂进去,在气势上进行反击。随后双方从局部向全盘漫延战火。老聂紧抓实地,又及时消去依田的模样,一直掌握着形势。几个转换后,依田盘面落后已很明显。这时黑棋的右下角出了问题。老聂本来在这里补一手就可以稳操胜券了,但他为追求效率没有补,被依田在黑阵内用力一靠发出了胜负手,局面立时大乱。依田的胜负手把中国棋手给整怕了,无论是在现场的还是在国内的人立时全都紧张起来,日方研究室里也传出“要逆转”的声音,人们都屏息等待老聂的下一手。老聂苦思良久,临危未乱,通过卓越的形势判断看出,即使在这里吃一点亏,只要处理好局部再先手收官,仍是大胜。于是,他谨慎应对,安全运转,终于度过了难关。足足苦斗了七个半小时后,背水一战的老聂以六目半战胜依田纪基,总算使中国棋界免去了被“剃光头”的尴尬。日方也只能苦笑着第五次把已准备好的“闭幕会”改成了“恳亲会”。

然而,终究无力回天。12月18日,老聂在广州负于日方第三位出场的棋手羽根泰正九段,如此日方便取得了第四届中日围棋擂台赛的胜利。这一局是聂卫平在擂台赛上的第一次失败,就此打破了他不可战胜的神话。一个日本记者感慨的表示:“我今天知道了,聂卫平是人不是神。”另一个日本记者则说:“这个胜利的消息足足等了四年。”

第二局是在1992年的第四届东洋证券杯世界围棋赛上。

中国围棋在经历了80年代后期的高潮后,进入90年代就开始进入低谷。在当年的富士通杯上,马晓春、刘小光于半决赛中双双落败,只能争夺三、四名。四年一届的应氏杯,由于应昌期和中国围棋协会发生矛盾,也可以说是应昌期对老聂本人不满的积累,以脱离中国围棋协会的江铸久、芮乃伟之参赛权为导火线,双方分歧激化。最后中国围棋协会决定不派棋手参加当年的应氏杯大赛。亚洲杯电视快棋赛,马晓春首轮被淘汰,曹大元连闯两关后在决赛中被武宫正树斩于马下。中国棋界当年又颗粒无收。好在,还有韩国主办的已升格为世界大赛的东洋证券杯跨年举行,总算是一线希望尚在。

老聂作为种子棋手首轮轮空,依田在战胜韩国林宣根后与老聂相会。这盘棋是在7月29日下的,老聂执黑发挥得非常出色,轻快地处理好了孤棋,利用攻击取地,迅速在全盘定形,杜绝了对方反击的可能。再观依田,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漏招,但行棋滞重,一直跟在老聂后边亦步亦趋,关键时刻胜负感略显迟钝,最后输了三目半。

可以感觉到,当时的依田,心中可能还有老聂的阴影,着法放不开,明显影响了水平的发挥。

老聂在战胜依田后,又在八强战中轻取曾经的苦手林海峰九段,昂首杀入半决赛。在与赵治勋九段的三番棋中,老聂开局都不错,但在中盘算路不够,被赵治勋表演了两个似俗实佳的实战手以2比0拿下。老聂92年时的棋,虽偶有昏着,但整体上功力尚佳,在与其他超一流棋手的对抗中并不落后。

第三局是在1993年的第五届亚洲杯电视快棋赛上。

1993年的中国围棋是一塌糊涂。三国围棋擂台赛上,五员大将还没碰到日韩主将就被划拉光了。富士通杯上,中方无一人进入四强。东洋证券杯老聂在半决赛又被赵治勋淘汰。韩国人几乎拿了当年所有世界大赛的冠军,只剩下一个亚洲杯。虽然是个快棋赛,但参赛者是中、日、韩三国当年的快棋冠亚军,因此也被视为世界级比赛。

老聂的快棋水平不错,多次进入过国内的CCTV快棋赛决赛。他曾出征过第一届和第四届亚洲杯。第一届是在大优局面下输给小林觉,第四届则是被王立诚九段。在本届中,马晓春第一轮以四分之三子输给徐奉洙,老聂则发挥神勇,力擒加藤正夫大龙晋级。依田则在首轮以一又四分之三子拿下李昌镐,在第二轮与老聂相遇。

这盘棋7月30日奕于北京,中央电视台进行了现场直播。老聂执黑,前半盘又是非常漂亮,棋形下得赏心悦目,借攻击快速取得了优势。在压缩下边白阵时,老聂过于追求效率,下得过分了一点,被依田奋起反击,双方形成转换。老聂破了下边白空,但自己吃住的中间残子也全被依田救回,里外一算,老聂净亏不少,优势全失。以后进行了漫长的官子战,依田算路准确,发挥越来越好。老聂则略显粗疏,计算上输给了依田。最后,依田以二又四分之一子战胜老聂,终于开了和。最后的决赛中,依田在劣势的情况下狂耍大龙,硬是将攻击无果的徐奉洙击败,总算没有让韩国人包揽当年的所有世界大赛冠军。

这盘棋是一道分水岭,自此依田面对老聂再没有心理负担,老聂的气势则明显弱了下去。

第四局是在1993年底的第八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上。

第八届擂台赛日方先锋加藤充志上来就四连胜,第三位出场的小松英树又连续做掉了中方的陈临新和马晓春,逼到主帅聂卫平门前。老聂抖擞精神,执黑与小松英树展开全盘大劫争,恶战了300多手,总算阻止了对方的连胜。然后,又遇到了依田。

1993年12月8日,双方对面坐定,狭路相逢勇者胜。依田也是狂得可以,执黑上来就一个超目外,能把人气得肝疼。老聂也针锋相对,双方展开激烈缠斗。在一个局部的短兵相接中,依田以一着凶猛地“断”,立时把老聂逼入绝境。此际,白棋不但实地不够,大龙还被逼后手补活,形势非常艰难。老聂豁出去了,抡开膀子开干,大龙能净活偏打劫活抢先手,尔后对黑棋发起猛烈反攻。大优之下的依田却不会下了,不敢去吃老聂的大龙,只想安全运转,一着过分又被老聂抓住反击,依田再次退缩,一时间丢盔弃甲山何变色,局面转为老聂优势。紧急关头,依田猛醒,开始拼了。老聂呢,轮到他想安全运转了,着法顿显变形。结果,该先手一路扳接的地方竟然忘了,被依田机敏逆收,白白净亏两目。接着在局部补活上又看错了棋形,再亏一目。在最后的官子劫争中,竟然步步赶不上,被依田坚持打赢了所有的单劫。最后,老聂以四分之三子之差落败,中方同时也输掉了这届擂台赛,真是让人欲哭无泪。

输棋不怕,不要输掉了精神。

第五局是在1994年初的第二届真露杯三国围棋擂台赛上。

本次三国围棋擂台赛中方发挥非常不好,曹大元、俞斌、刘小光、马晓春四将一盘未胜就全部落马,被日方依田纪基三连胜后请出了老聂。二人再次相遇,和第八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上的对局只相隔了一个多月,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1994年1月13日,老聂本土作战,在北京执黑向依田攻擂。这盘棋老聂又发挥了大局观好、灵活多变的特长,轻快地在全盘飞行抢地,在布局过后就取得了较大的优势。依田则紧追不舍,到处逼老聂出着。老聂则开始求稳,一个角部需要补棋,老聂想补得高效率一点,结果被依田简单弄出了棋,黑棋一时损失惨重。优势之下,依田也下得缓了起来,被老聂奋起直追,很快将局面扳平。在漫长的官子争夺中,老聂竭尽全力,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这时黑棋只要按照官子的大小简单收束就能平稳走向胜利。然而,可能是上一局被依田打赢所有单劫刺激了老聂,他放着二、三目的官子不收,却与依田争夺一个仅一目半价值的单劫。依田则边打劫边抢收其他目数较大的官子,老聂要给依田来个粘劫收后,却只能跟在依田后边收小官子。最后,激战314手,依田收完官子,放弃了劫争,老聂打赢了单劫,棋却输了半目。

悲剧,真实发生的悲剧!

就这样,本届真露杯中国五员大将一枪未放就全部出局,引起了国内的一片口诛笔伐之声。中国围棋在这一刻被封上了跌停板。

第六局是在1994年底的第六届东洋证券杯世界围棋赛上。

1994年的中国围棋也很惨淡,三国擂台赛上吃了鸭蛋,富士通杯无人进入四强,亚洲杯由病愈复出的钱宇平撑了下门面,却也只得了个亚军。年底迎来了东洋证券杯预赛,老聂、马晓春分别在八强战中对上了依田纪基、王立诚。

老聂执黑,双方下起了当时流行的二连星对二连星。这段时期老聂的状态非常好,和马晓春绵延了半年多的七番棋大战让他对棋又熟了起来。在上边一战中,老聂打入作战,连发强手,强行封住依田白棋出头,一举夺得了主动。后半盘双方始终咬得很紧,在右下角的拼抢上,依田一着手软,被老聂及时定型,棋局就此锁定。最后,老聂以三目半淘汰了依田。

综观老聂这盘棋,勇气过人,发挥出色,没有出现平日的一脚高一脚低现象,终于取得了宝贵的一胜。此后,双方的战绩再次发生了逆转。另一盘棋中,马晓春执白以二目半战胜王立诚,与老聂携手挺进四强。在半决赛上,老聂和马晓春分别淘汰了山城宏和曹薰铉,历史性地会师决赛,为中国大陆赢得了第一个围棋世界冠军,中国围棋也开始止跌回升。日后多年,当新一代的古力、孔杰、柯洁、唐韦星、陈耀烨及一冠群们大把掠夺世界冠军的时候,可曾记得,中国围棋的第一个世界冠军,来得是何其艰难!

第七局是在1995年的第八届富士通杯世界围棋赛上。

1995年,是老聂围棋生涯的一道分水岭。年初他在七番棋大战第七盘决赛上半目战胜马晓春,终于证明了自己才是中国围棋第一人。然而,这又是何其短暂的第一人!3月,老聂在东洋证券杯上击败山城宏进入决赛。在与马晓春的五番棋争夺中,老聂终归力不从心,以1比3被走上巅峰的马晓春击败,拱手让出了中国大陆的第一个围棋世界冠军。此后,老聂逐渐从一线棋手中滑落,再也无法回到往日的高点。

和依田的第七战,正是在这个时刻发生的。

本届富士通杯照常在4月的第一个周六开赛。由于上届中国棋手成绩不好,老聂也没当上种子棋手,要从第一轮打起。抽签结果,老对手依田!

老聂执黑,摆出了二连星。右下角双方在一个大型定式中走出了变着,这里暗藏一把飞刀。据笔者所知,最先这把刀是李昌镐研究出来的,但被中国棋手早早掌握。在东洋证券杯半决赛中,老聂就用这把刀摆了山城宏一道,一举取得优势。如今,又向依田祭出,果然再次成功,一个局部就打开了局面,取得了有利形势。进入中盘后,老聂在下边形成了大阵势,又得先手,向中央围了一手。当时讲棋的华以刚问帮着摆棋的常昊应该怎么围,一个月后就要在第十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上一鸣惊人的常昊将自己的着法摆上去,比老聂少围了一路。接下来的实战证明,常昊的感觉是正确的。因为围得过大,依田只能悍然向黑阵中深深打入。老聂当然雨步不让,展开硬吃。依田则闪转腾挪,着法灵动。经过漂亮地弃子治孤,将老聂的黑空限制在了三、四线上,并破除了空中的大形势。在边上的定型中,老聂枪法渐乱,被依田扭着手腕连连重击,局面已非。在实空明显不够后,老聂向依田的三路子靠了一下,不过是正常的借用,依田只要跟着应,老聂是怎么也追不上的。依田这时有优势意识,脱先把孤棋补了一手。于是老聂在三路扳下去,占了一点便宜,依田把这个子退回来正常收官就是小胜。然而,他却又去旁边的三三点了一下,想试一下老聂怎么应,他再决定如何下。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老聂二话不说,闭着眼打下去把依田的三路子吃住,看依田怎么活三三。依田大惊,这还了得,破了我的空,我就掘掉你的角。老聂说你想活,那我就接着吃。一场乱金戛玉的搏斗过后,依田两手点三三的这个角愣是被老聂给生吃了!这就等于依田平白无故的损进去一手棋,帮黑棋围住了角空,自己的边空还被破了,里外损失得有十几目以上。最后,老聂赢了。赢了多少呢?半目。

依田这个郁闷就不要说了。连当时在电视机前观战的笔者,也笑得几乎岔了气。

第八局是在1997年的第二届三星杯世界围棋赛上。

在本届三星杯之前,依田已经在国内动摇了赵治勋的牙城,大有改朝换代之势。而老聂呢,国内国际比赛中都是江河日下,越来越难以和一线棋手竞争。这样的一个背景下,二人最后一次在世界大赛中相遇。

依田是上一届三星杯的冠军,赛前被媒体很是看好。出人意料的是,这盘棋呈现一面倒之势,依田发挥非常不好,被老聂全盘追着打,最后老聂执白以六目半大优取胜。

十年双雄会,十年弹指间。老聂以五比三领先依田二分,中国也不会再因为一次体育比赛的胜负而全民大哗。主席有诗说得好: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此后,老聂再无缘在世界大赛中取得好成绩。依田,则开始走向他的时代。将军老去三军散,一夜青山尽白头。宿命如此,倒也不必过于伤怀吧。

多说几句。这届三星杯马晓春杀入半决赛,与李昌镐进行了一场精彩激烈的官子争夺。在错失了无数次胜机之后,马晓春以半目之差无缘决赛。这盘棋给了马晓春刻骨铭心之痛,被记录到了他的新书《黑白之间——十二败局反思》中。后来,他应《围棋天地》之邀评一盘自己难忘的败局,选的就是这一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沈听雪的历史文集”,搜索微信号shentingxue2017,如显示该用户不存在,请点击下面“搜一搜shentingxue2017朋友圈、公众号、文章等”查找即可。

非常感谢网友支持,会继续推出精彩文章让大家欣赏。

来源:知乎 http://www.zhihu.com

作者:沈听雪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8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如何评价吴清源的一生以及他对围棋所做的贡献?

吴清源最精彩的棋谱是哪盘?

Advertisement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