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伤退出网坛,二十年后变身天才科学家,松冈容子的人生简直是鸡汤教科书

这个世界有个专门颁发给“天才”的奖项,它叫“麦克阿瑟奖 ”,是美国跨领域的最高奖项之一。

2007年,日裔女科学家松冈容子 获得了这个奖项。

打电话通知她获奖的负责人用标准的“警告”流程跟她说:“如果你手上抱着什么易碎的东西,或者婴儿 什么的,最好都先放下来”。

结果松冈真抱着她只生下来8天小孩。这个负责人警告了20年,第一次遇到了真抱着小孩的获奖者 。

次元君一直觉得科学家都是从小培养的,谁能想到松冈在二十年前其实是个网球运动员 ?

他人的噩梦,她的全新大门 在16岁来到美国时,松冈容子在日本同年龄段的网球选手里排名第21位 。

抱着来美国深造网球技术 的目标,年轻的松冈意气风发。

结果,因为三次严重的脚踝受伤 ,松冈突然发现,网球生涯不得不结束了 。

换成谁,90%的人应该都会把这种事情当作噩梦吧,许多人也就一蹶不振了。

更别说刚来到美国的松冈,连一句完整的英语都说不出来 。

但是,16岁的松冈坚持 了下来,她选择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书。

1993年,刻苦努力的松冈拿到了加州大学的学士学位 。

网球是没法打下去了,但松冈冒出一个念头:

“我了解一些机器人和科学的知识,所以我想,如果我能开发一个能每天为我服务的机器人 ,那不是很好吗?又或者也可以去开发一个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来球的网球机器人 。”

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天真的梦想。但是,她没有放弃,开始深入人体解剖学 和神经学 ,以了解大脑中的意识是如何转化为运动的。

披荆斩棘,超越男同行的女天才科学家出世 带着这种想法,松冈容子加入了麻省理工学院 (MIT),追随世界知名的机器人专家Rodney Brooks学习机器人知识。

如果你研究过扫地机器人,那你应该会知道iRobot 这家公司,Brooks就是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之一。

之后,她在MIT获得了电气工程与计算机方面的博士学位,并走上了学术研究的道路。

毕业以后,松冈先在卡耐基梅隆大学 任教,后来又去到了华盛顿大学 ,一直从事神经机器人方面的研究。

出于骨子里对运动的热爱,再加上不屈不挠的好奇心,松冈誓要开发可以由大脑控制的仿生机器人 。

为了完成她的目标,她与医生和病人合作,构建硬件,编写计算机程序以及探测大脑结构。

在作为卡内基梅隆计算机科学教授的短暂期间,松冈结合了神经科学和机器人技术,创造了更接近现实的假肢 。

这个假肢可以帮助中风患者做康复训练 ,它会跟踪病人的进步,当他们走对的时候,假肢会给出提示,这样病人就可以快速自我纠正 了。

在华盛顿大学,松冈拥有了自己的神经机器人实验室 。

松冈的思维有非常独特的地方。这个领域的科学家大多是男性,他们大多数倾向于机器人就应该是机械,不管怎么做实用就行。松冈不这么想,她认为解剖学 里藏着是机器人发展的未来方向。

于是,松冈做了一个关键的决定:她开始建立一个机器人手臂 ,要尽可能地复制人手的结构 。

为了完成这样超复杂的任务,松冈被迫去理解人手的每个部分是怎么运作的 。

例如,在试图重建人手的各种骨头时,她发现了各种看似无关紧要 的凸起和凹槽。其中食指的关节处的骨头边上有一块很大的凸起。

在研究过程中,她发现了这个凸起的功能,它让我们能够用更多的力量去掌握手掌心的物体。

用这样的研发方法,松冈发现了许多“秘密 ”,例如到底是什么让手变的这么灵巧,最重要手指为什么应该是拇指。

当其他科学家嘲笑她的笨办法 时,松冈却利用这些研究,制作出性能出色的机器人手臂。

这还没完,松冈和团队还将手臂跟猴子的神经连接 ,试图让猴子通过想法就能操作手臂。

松冈总是持续地思考复杂事物之间的联系 :到底是什么让人的手如此完美,手又是怎样影响我们的想法的。这种宏观的思考让她避免了狭隘地专注于技术问题 。

最终,这些研究和进展让她获得了麦克阿瑟“天才奖”。另外,她还被授予总统早期就业奖科学家和工程师(PECASE),IEEE机器人与自动化学会早期学术职业奖等奖项。

松冈容子把麦克阿瑟奖获得的50万美元拿出来建立了一个基金,用来帮助残疾人过上正常的生活。

超一流公司开始“抢人”:从Google到Nest、Twitter、苹果,再回Google 松冈容子很清楚,至少还要30年时间才能完善这种用大脑直接控制机器手臂的技术。

但这段经历告诉她,她的研究是能够给普通人的生活带来改变 的,而她喜欢这种改变。

于是在接到Google 的邀请时,她很快就答应了。

2009年,她帮助Google建立了半秘密性质的Google X实验室 ,Google自动驾驶汽车、Google Glass这些最尖端的科技产品都出自这个实验室。

有一天吃午饭时,她遇到了以前在卡内基梅隆任教时的学生马特·罗杰斯,罗杰斯告诉她有关Nest 的想法,松冈容子立刻发觉,这个项目很有前途。

于是在加入Google不过一年,她就跳槽去了Nest实验室 ,

在Nest,她负责解决产品自动化方面的算法问题,其中的核心技术Nest Thermostat 就是由她所负责的。

最开始,Nest团队通过恒温器的程序来降低能耗,团队认为,谁都想要一个能省钱和省电的东西 。

但是做过测试之后,团队意外的发现,大多数人不喜欢这个产品。

松冈容子意识到,Nest设备必须分析用户是怎么调节温度的,让机器学习用户的习惯 ,来更好地响应消费者的需求。

她这么描述人类学习和机器学习之间的关系:

“对技术的信任是一种冒险 。Nest要求人们相信我们,让我们进入自己的家,让他们的生活更好。现在,它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2014年,Nest被Google以32亿美元 的高价收购,松冈容子也于一年之后离职。

在2015年2月的时候,Twitter 宣布松冈容子将会加入他们,担任技术分析方面的副总裁;然而几个月之后,松冈打消了这个想法。

当时松冈生病了,并且是会威胁生命的重大疾病 。

松冈为此发表了声明:

“我花了一些时间来接受治疗,并且效果不错。在治疗期间,我把时间主要放在和我的家人在一起。一个全新的想法开始在我的心里浮现。当你得到生命的另一次机会时,你得到了一个从零开始的机会,我真的感到自己太幸运了 。”

也许正是因为这一段生死经历,松冈对健康项目 越来越感兴趣。

16年5月,媒体发现松冈加入了苹果 公司,她汇报的对象是苹果的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

杰夫是苹果健康计划 的最高负责人。松冈加入后负责起这些计划,包括用于开发应用程序的HealthKit 框架,用于在医学研究中使用移动设备的ResearchKit ,以及用于帮助个人改善自己的医疗护理的CareKit 。

不过,到了2017年1月,松冈又回到了Google ,这次,她的角色是Nest实验室的首席技术官 。

在新的岗位,松冈会与工程与产品团队紧密合作,确定技术部门的长期发展路线图。

松冈容子还将负责为Nest实验室研发具有潜力的重要技术,比如传感器和机器学习。

作为女性的松冈,和一个典型的“美国梦” 松冈在美国的经历,是一个活脱脱的“美国梦 ”。

至少她自己认为,自己成功的关键是来到了美国。因为在美国,女性不会被阻止在商业或学术领域担任领导职位 。

“我没有办法在日本成功 。在日本总会有人跟我说:‘你永远不会适应的,你太奇怪了’,我有大学同学去了日本,然后他告诉我:‘不要回来’。一个女孩很难在日本成功,因为你的可能性太局限了。”

如今,除了一大串眼花缭乱的头衔,和诸多奖项,松冈已经是四个年幼的孩子的妈妈 ,还养了一只狗 。

如果时间允许,她会去打网球、打高尔夫、跑步、滑雪、远足和旅行。

“我真正希望去做的,是改变数学和科学在人们脑海中的印象。如果我真的成功了,那人们会觉得,女生很聪明是很正常的,她们也能投身到数学和科学相关的事业中去。”

松冈容子也没有放弃最早的梦想:做一个真正能打网球的机器人 。

这一定会发生,她说,肯定就在前进路上的某个地方。

———————————————————

关注微信公众号:次元新科技(Up2333up)

看吃瓜群众最关心的未来科技

来源:知乎 http://www.zhihu.com

作者:次元君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Advertisement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