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不规制建筑外墙上又恶俗又可能制造严重光污染的霓虹灯?

咳咳…老脸一红……我就是那个设计这类夜景的设计师…还是比较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的。作孽啊,就让我来一一解释一下

先回答一个表象问题:为什么这么丑的夜景亮化没有收到政府的有效规制?

答案就是这类亮化大部分其实就是政府所为……是的,你没有看错,这些灯基本都不是那幢楼的业主整的,而是属于公共的亮化项目,经常由一个叫做公用事业管理中心的机构进行建设以及管理。比如说题主发的这张图

基本可以确定亮化和这栋楼本身根本没有联系,纯粹是由政府出资建设的城市夜景工程。一般来说,甚至连电都不会用这栋楼的,而是单独拉条线以方便整体管理。

再比如说题主发的这张图

这种亮化可能是政府所为也可能是业主自己整的,当然了最有可能的是业主一开始自己瞎鸡巴整整,后来老化了也不怎么亮了,然后又赶上政府搞亮化工程,于是政府在他原先的基础上再瞎鸡巴整整,这种亮化电路有的就是直接用这栋楼的,政府给点补贴,或者不给。

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我要设计这样 low逼的亮化?

你们肯定以为我要甩锅给政府对不对?不不不,作为知乎景观答题的活跃分子,新常态下的优秀景观设计师,我根本不是那么肤浅的人。我会深刻的告诉你们,这事要怪就要怪这个社会……是的,这个锅每个人都得背,包括你我他。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集体审美落后带来的结局。要知道个人审美水平与集体审美水平并不是一致的 ,设计师也好,甲方也好,路人也好,谁都知道日本的那种亮化更漂亮。但是!作为一个政府项目,这就没这么简单了。现在假设你是一个四线城市街道亮化项目的政府负责人,那么这个项目对你来说只是一份工作,你做这份工作的时候一定会考虑:领导是不是满意?老百姓是不是满意?沿街住户是不是满意?能不能出彩显示工作成绩? 面对这么多制约,你感到束手束脚,既不敢太前卫也不敢草草了事,自己喜欢的不确定领导喜不喜欢,国外大城市的做法又怕实施不了,后期维护太麻烦也是个问题,以洗墙为主又好像效果不强烈不显成绩,咋办呢?这时候你灵机一动,先去其他地方看看别人怎么做的!于是你带上设计师李龙及一干人等就去其他城市看看亮化该怎么做,一行人一路赞不绝口,回来后决定要留其精华舍其糟粕,结合自身特点量力而行。到这时候基本就已经注定这是个失败的作品了,由于担心不被领导认可,所以一般不会做出太新颖的东西,一定是其他城市常见的亮化手法。中国嘛,做很多事情想得到上面认可必须要有其他相同案例的成功经验,然后借鉴的过程中必定要删删减减,于是综合集体审美、经费、后期管理难度等各方面考虑就会形成一个最平庸的方案。那么方案这么平庸,妈的怎么显示成绩呢?只能在平庸的方案上把他整的花花绿绿,鲜艳!多彩!往往是选择一个平庸的设计方向,然后在细节上拼命的丰富。最后的结果当然就如同qq空间般呵呵呵了……以前用花花绿绿的霓虹灯,现在用花花绿绿的LED灯,更显得讽刺。

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我是政府的这个负责人,我也不敢轻易的用日本的那种方式,那他妈不是等于什么都没做么?怎么展现我的工作成绩?哪有花花绿绿的明显?何况这四线城市的建筑也实在没法和日本比,建筑本身也是low的不行,集体审美和日本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这种项目最终呈现的效果其实就侧面反映了集体审美的水平,是当局者充分考虑了他人接受度的折中体现,或者说一种集体无意识的具象化。

所以个人的审美本身就是领先于集体审美的,恰恰在公共项目中又不得不去考虑集体的接受度而瞻前顾后求全求稳从而降低了审美品位,最终流于平庸甚至恶俗。因此要改变这种现状只能是从我做起,提升每个人的审美品位,你怎样你的国家就怎样。当然了,作为设计师,还是有责任尽自己的力量去不断宣传更高的审美。

最后再强烈的呼吁宣传一次

设计万万不可求全!不可求全啊!

来源:知乎 http://www.zhihu.com

作者:差点叫李龙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76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用水泥窑协同处理垃圾的前景如何?与普通垃圾焚烧厂相比有什么特点?

有什么做给动物的建筑?

Advertisements

Tags: